Cassiel

Call me 囍囍(咔咔也阔以的)
幼儿园文笔
and大爱薛晓
cp长得俊,洋灵

【洋灵】他是龙

洋灵绝美童话故事!!!

👇👇👇


戈多与玫瑰:

  一个王子和恶龙的非典型童话故事。
  
  勿上升。

  
  1
  
  其实童话故事也并不完全都是骗人的,龙这种生物是真的存在,只不过它们没有传说中那么神乎其神,也跟人类一样需要为了生计发愁,甚至到了成年的时候也需要经历一场考验。
  
  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童话书里那些隔三差五就去抓公主的恶龙真的不是闲得蛋疼,这是他们成年所必须完成的任务。就和人类的高考差不多,只有顺利抓到公主并且把这个小娘们吓得哭哭啼啼,最后在和来营救她的王子决斗时毫无痕迹地放一点水成就他们的一段美好姻缘的高素质的无私的龙才能正式拿到恶龙合格证书,从此上岗就业成为一条新世纪的好恶龙。
  
  李英超就是一条即将成年的龙。
  
  为了完成这场成年仪式,他已经准备了很久。在距离李英超居住的山洞十几座山头的地方有一个国家,那个国家就有一位还未出嫁的公主。李英超看着地图上标注出来的红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决定就是她了。
  
  李英超站在山洞口眺望着远方,嗷地嚎了一嗓子之后,化身龙形向着那个国家飞了过去。
  
  2
  
  李振洋醒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注意自己身处一个阴森森的山洞,他的脑子还被残余的酒精所占据,混沌得不得了。直到几个巴掌毫不留情地拍到了他的脸上,他才一下子暴怒起来,顺手抓起身边的几块小石头就朝那个不知好歹的人扔了过去。
  
  “滚出去!”
  
  李英超被他吓得后退了好几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恶龙修炼手册上面可没说过公主这么狂躁还有起床气,可是想到自己的成年仪式,他还是咬咬牙走过去,板起脸来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吼道:“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
  
  李振洋也被这个狂野的剧情走向搞得有些懵逼,他压制住自己起床后想要毁天灭地的脾气,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破落的环境,再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故作凶狠却明显缺乏耍流氓经验的小孩,很快他就得出了结论。
  
  自己应该是被绑架了,绑架自己的看上去还是个新手。
  
  “那个,你想要多少钱?”
  
  李英超被他问住了,愣了一会儿后说道:“我为什么要拿你的钱,我超有钱的。”
  
  龙是财富的守护者,从出生开始,李英超就和数不尽的金银珠宝为伴。他踢了角落里的几个箱子,金灿灿的金币就从箱口漫出来涌到了地面上。
  
  饶是李振洋从小住在皇宫里见惯了大世面也还是被这样简单粗暴的炫富给镇住了,老半天后才找回了自己的逻辑,问道:“你既然不想要钱,那你干嘛要绑架我?”
  
  “我没有绑架你。”李英超十分真诚地看着他,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我只是在完成任务,等你的王子来把你救走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李振洋觉得自己一定是遇到神经病了,“你有病吧,我上哪儿再找个王子来救我啊。”
  
  他话音一落,李英超的脸上就充满了错愕和同情,“你太可怜了吧,作为公主居然没有王子愿意来救你,怎么可能呢,书上不是这样写的。”
  
  “你得多瞎才会觉得我是公主啊?”李振洋用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他,“我就是王子,而且我们国家就我一个王子,你让我上哪儿再找个跟我同一级别的人来救我?”
  
  李英超瞬间愣在原地。
  
  他居然抓错人了,这跟高考答题没答到答题卡上有什么区别!
  
  3
  
  李振洋和李英超这一人一龙面对面坐下来把这事情原原本本理了一遍,终于发现是从哪里开始出了岔子。
  
  龙不是群居动物,从出生起就独自生活在一个山头,没有年长的龙来引导,所有的一切都得靠自己来摸索,李英超对于人类的所有认知都来自于那本不知道出版了多少年培育了多少代恶龙的恶龙修炼手册。
  
  手册上说公主都是美丽温柔又善良的,往往是被人们所敬仰所簇拥的对象。
  
  那天李英超飞到王国上空,远远望下去,只看到一大群人聚集在一个地方,一眼望过去,只有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于是他又飞得低了一些,这下子他就看清底下的人的穿着与长相了。
  
  龙是分不清人类的性别的,这无形中又给李英超寻找抓捕对象增加了一点压力,他在半空中慢悠悠地打着转,半分也不放松地观察着,终于让他发现了目标。
  
  那个人一出场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的身形高挑,穿着也是人群中最为亮眼最为奢华,他嘴边带着微笑,看上去整个人都被温柔而慵懒的气场所包围,在走过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身边时,他弯下腰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而在场的其他人都自觉地为他分开道路,行礼致敬。
  
  李英超慢慢地眯起了眼睛。
  
  漂亮,温柔,善良,还被人们敬仰和簇拥。
  
  没错了,这个人就是公主。
  
  李英超是条实干派的龙,说砍你全家就砍你全家的那种,既然找到了公主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他一个猛子扎下去,在众人的惊慌逃命中一爪子把那个人抓了起来,然后扇动翅膀,往自己的山洞的方向飞了过去。
  
  4
  
  “所以说你原本打算抓的人是我姐姐,结果因为眼神不好还有学业不精就失误把我抓过来了?”
  
  李英超有些不满他对自己实力的诋毁,但是又找不到什么反驳的方式,只能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李振洋看着面前这个白嫩乖巧一点也看不出和自己不是同一物种的小孩,怎么也不能相信他是个传说里的生物,于是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还有一个问题,你真的是龙吗,不会是编瞎话骗我的吧?”
  
  李英超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一下子站起来,准备来一个超酷的变身吓死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人类,可是正要吧啦啦能量的时候又猛然醒悟自己现在是在山洞里,真要恢复龙形肯定要把洞给撑塌了,自己住了这么多年的地方,怎么能说毁就毁,于是他动了动脑筋,决定只给李振洋看个局部。
  
  一阵浓烟过后,李振洋看到了传说中的龙。
  
  还是那个小小的李英超,只不过身后拖了一条长长的龙尾巴,白净的双手变成了爪子。察觉到李振洋的目光后,李英超还举起两只大爪子自认为很凶残地冲着他嗷了一声。
  
  看着面前这个半龙半人的生物,李振洋觉得书里都是骗人的,说好的龙凶恶残暴还身形巨大面目可憎呢,这么可爱真的很犯规啊。
  
  “那个,我能摸摸你的尾巴吗?”
  
  李英超把李振洋的反应当作被自己震慑到,于是他很是高傲地点了点头,看着这个弱小的人类说道:“你摸吧,别害怕,我不打你。”
  
  5
  
  在确认不会有王子来营救李振洋之后李英超很沮丧,坐在洞口的悬崖上晃着脚愁眉苦脸地看夕阳。李振洋也很能理解他的心情,高考失利这种事怎么都是要郁闷几天的,于是他也不打算和这条不合格的恶龙计较了,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李英超把他送回家去。
  
  谁知道李英超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他。
  
  “不行,你知道飞一趟有多累吗,而且我还要继续为下一次抓捕工作做准备呢,我马上就要成年了,抓不到公主就完成不了仪式。”李英超晃了晃脑袋,又说道:“不过我不拦着你,你可以自己走。”
  
  李振洋看了看那高耸巍峨的十几座山峰,还没迈出脚步,就选择了放弃。
  
  他和童话书里那些骁勇善战整天骑着白马到处跑的王子不一样,他从小就是个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的性格,还在王宫的时候就整日和按摩椅融为一体,要他独自一人徒步翻山越岭他宁愿让恶龙把他给吃了,还方便快捷一点都不用费力气。
  
  李英超被这个人类宁死不动弹的精神境界给折服了,把他放到弱肉强食的大自然里去,他肯定活不过动物世界片头曲,还没等狮子老虎张开血盆大口吓唬他呢,他自己就先躺下了,找死都找得这么平静安详不多消耗一点体力。
  
  不过恶龙也不是轻易就要吃人的,他们也有自己的食物品味,李英超就是一条爱吃糖的龙。
  
  也就人类整天瞎担心自己吓唬自己,人家恶龙根本不好他们这一口。
  
  李振洋就这样在山洞里住了下来,好歹他也是国家唯一的王子,被抓走了没人来营救面子真的挂不住,他决定给自己的军队一点时间,毕竟这么蜿蜒曲折的山路开着高德导航都要走好久呢。
  
  6
  
  李英超大多数时间都维持人类的形态,嘴里还总是叼着棒棒糖,看上去乖巧又可爱。
  
  “按照我们人类的计算方式你应该才十七岁。”
  
  某一天李振洋问起了李英超的年纪,在被那个以百为单位的数字吓了一跳之后,聪明的李振洋很快运用了自己从课本童话以及传说故事中得知的理论推导了龙与人类的生命长度的差距,并且一点不愿意吃亏地非要用人类的方式去计算龙的年纪。
  
  听了这话李英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李振洋很满意他的反应,又接着说道:“那我可比你大了七岁,你要叫我哥哥。”
  
  李英超眨巴着眼睛,脑子里盘算着李振洋的话到底有没有道理。李振洋见他不开口,想了想又说道:“是谁教你吃了糖要记得刷牙的?是谁带你去山下逛商场的?是谁给你买糖葫芦的?是谁......”
  
  还没等他继续列数下去,李英超就用一声清脆的“洋哥”打断了他。李振洋一愣,盯着恶龙又亮又圆的眼睛问了一句:“你刚才叫我什么?”
  
  李英超笑起来,乖乖地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洋哥。”
  
  临近黄昏,染成血色的太阳将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浓墨重彩的颜色,从洞口处洒进来的浓厚的金黄在李英超的身旁镀上了一层厚厚的光。李振洋看着他毫无杂质的眼睛,有一瞬的晃神,等他找回自己的思绪后,不自觉地就伸出手去摸了摸对面的人柔顺而服帖的头发,然后笑着说道:“小弟乖。”
  
  7
  
  李振洋是个非典型王子,李英超也是条非典型恶龙。他没怎么认识过这个世界,从出生起就在这个山头安营扎寨,日常的活动范围也不过到山下的小镇为止,直到成年仪式逼近才不得已出了趟远门去抓公主,还一个不留意抓错了人,李振洋的国家,就是他去过最远的地方。
  
  所以说,他真的是条很没见识的龙。
  
  而李振洋不一样,他曾在望不到边际的海面上航行万里,也曾在最繁华热闹的城市里肆意挥霍,他的脑子里有着太多太多对李英超来说闻所未闻新奇有趣到了极点的故事。
  
  每天晚上李英超都会赖在李振洋身边,两个人一起躺在他为挑剔的事儿精先生特意去森林里找来的柔软的兽皮上,听李振洋跟他说起那些他从未踏入过的未知领域。
  
  最开始他会在李振洋迷迷糊糊地睡着后离开,他没尝试过和其他任何生物如此亲近,对李振洋的依赖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直到某一天清晨,他将一枝白玫瑰放在了还没醒过来的李振洋的手边。
  
  这朵玫瑰开在很远的地方,他飞了好久才采到,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是很想把它送给李振洋。
  
  前一个夜晚,李振洋在温暖的篝火旁告诉了他经常出现在童话故事里的白玫瑰有一个很美丽的花语,他就这样记在了心上。
  
  他忘了李振洋醒来看见那枝白玫瑰后是怎样的反应,可是那天晚上他在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被突然睁开眼睛的李振洋握住了手腕,然后他又被拉回了铺着柔软舒适的兽皮的石床上。
  
  “外边很冷,你别走了。”
  
  李英超被李振洋搂在了怀里,他说话时的热气就洒在他耳边,让他的心跳都变得热烈起来。
  
  没错,外边太冷了,只有在李振洋身边,他才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鲜活和温暖。
  
  8
  
  李英超没有忘记自己的成年仪式,他在地图上选定了一个更远一些的国家。他已经决定了,等他抓到那个公主并且完成了仪式之后,就要将李振洋提过的那些有趣的地方统统游历一遍,他不能再做李振洋口中没有见识毛也不懂的小弟,他要去认识这个光怪陆离又精彩纷呈的世界,和李振洋一起。
  
  于是他更加认真地准备起了抓捕公主的前期工作,只等着成年的日子到来。李振洋对他忽视自己的行为感到不满,总会在他钻研恶龙修炼手册的时候偷偷溜进山洞里,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后,然后一把将他抱进怀里,吓得他张口就是一声尖叫。李振洋老爱嘲笑他一惊一乍的表现,还说他的叫声一点不像龙,反而像只鹅。
  
  李英超气呼呼地把李振洋推出去,心里想着这一整天都不要再理他,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却又心软了,忍不住飞到山林里去为李振洋抓捕一只倒霉的兔子或者野山鸡作为晚餐。李振洋这个人过惯了锦衣玉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也就只剩下嘴上功夫厉害得不得了,其实什么也不会做,如果李英超真的狠下心来不管他的话,他一定能活活把自己饿死。
  
  想到这里,李英超又得意了几分,不光是他在需要李振洋,李振洋也同样需要他,他们彼此需要,所以注定要一直在一起。
  
  这时候李英超已经全然将李振洋划进了自己的生活里,他早就忘记了李振洋是怎样来到这个地方,也忘记了李振洋迟早要回到自己的国家。
  
  他们原本,并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9
  
  比李英超的成年仪式先到来的是一支数千人的军队,他们绕着隐蔽的小路将整个山洞包围,在阵阵喊杀声中,李英超模模糊糊地听到了李振洋的名字被提起。
  
  很快,他就明白了那些人为何而来。
  
  李英超看着李振洋的眼睛,轻声问道:“他们是来接你回家的吗?”
  
  在他点头的瞬间,李英超不加掩饰的难过让李振洋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被悬吊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又涩又疼。
  
  “我不会让你走的。”
  
  话音落下的一瞬,李英超脸上的神情变得坚定而决然,他转过身走出洞口,人的形态渐渐消失,坚硬的鳞片很快布满了身体,他扇动背脊上巨大的翅膀,猛地朝空中飞了过去。
  
  “是恶龙!”
  
  蛰伏的队伍一下子发现了目标,很快就调整进入战斗状态,枪弹与弓箭都雨点一般一齐朝李英超发射过去。
  
  龙的身体坚硬而强壮,他不躲闪任何攻击,只在半空中用力扇动着翅膀,带起的狂风和沙尘让军队失去了方向。龙的听觉和视觉即使敏锐,这让李英超更加容易了解到军队的作战计划,从而将他们的布阵与攻击轻而易举地打乱。
  
  同时他也在军队中听到了另外一个国家的名字。
  
  这支军队不光来自李振洋的国家,另一个国家也派兵增援前来营救即将与他们的公主联姻的王子。
  
  而在不久之前李英超才在地图上将那个国家用红点标注出来准备作为完成成年仪式的目标。
  
  原来他想要抓捕的那个公主会是李振洋未来的妻子,他一直期待的成年仪式本应是以李振洋将利剑刺入他的胸口作为结尾。
  
  10
  
  李振洋被抓来的时候在半空中就昏迷过去,所以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李英超真正化身为龙形的样子,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什么人们说龙是古老最接近神的生物。
  
  它盘旋在天际,粗粝的皮肤如铠甲一般抵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猩红的双眼直视着这群不速之客,展开的翅膀几乎要遮蔽住一整片天空。
  
  令人敬畏,令人恐惧。
  
  李振洋一直没有告诉李英超,他将他错认为公主抓来的那一天,他正在参加商量两国联姻的晚宴。李振洋是个生着反骨的王子,他从不愿意将自己的婚姻和爱情作为政治的牺牲品,他没打算娶那位素未谋面的公主,他早就想好要在那场盛大的婚礼之前逃得远远的。
  
  李英超的出现是个意外,他莽撞的抓捕行动不光让李振洋提前实现了逃离计划,也让李振洋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离经叛道。
  
  他爱上了一条恶龙。
  
  11
  
  李振洋在枪林弹雨中穿行,有好几次子弹从他脸颊边擦过,险些将他击中,可是他却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终于,在一块用于隐蔽的巨石边他找到了统领这支军队的将领。
  
  还没等将领向他行礼,他就马上命令道:“让他们住手。”
  
  将领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又不耐烦地重复了第二遍:“让他们住手,立刻执行我的命令。”
  
  所有的攻击停止,但是枪炮与弓箭依旧对准着不远处的庞大生物。
  
  李振洋不顾将领与士兵的阻止,向着盘旋在半空中的巨龙走了过去。
  
  他越走近就越能清晰地看见巨龙粗粝的皮肤与坚硬的鳞片,锐利可怖的獠牙能轻易地咬碎他的头骨。可是莫名地他心底的恐惧渐渐被翻涌的心疼与自责所压制住,那双殷红的眼睛里难过和失望如此分明。
  
  恶龙巨大的双翼掀起的风暴让李振洋几乎站不住,但是他还是强撑着向前。
  
  李振洋抬起头,望向恶龙巨大的眼睛,“他们不会再伤害你了,相信我。”
  
  恶龙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焦躁的情绪始终无法缓解,喉咙里发出阵阵低吼。待命中的军队感受到了他强烈的敌意,也立即拉上枪栓,进入备战状态。
  
  双方又一次陷入了剑拔弩张的氛围当中。
  
  “小弟。”
  
  恶龙的身形一滞,就连翅膀扇动的幅度都变得缓慢下来。李振洋看着他,真切地感受到了他的不安与无助,此刻在他眼里,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恶龙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会蜷缩在他怀里用漂亮又纯净的眼睛望着他,对什么都好奇听什么都有趣的李英超。
  
  “我不会走的。”李振洋伸出手去,像是要抚摸恶龙巨大的头颅,“永远不会。”
  
  恶龙情绪似乎一瞬间被安抚,他停止了所有动作,浑浊的眼睛看向了李振洋的方向,在一段短暂的沉默后,他合上了双眼,庞大的身躯开始向下坠落。
  
  就在他落到地面的那一刻,巨大的恶龙消失不见了,躺在地上的是已经精疲力尽的李英超。
  
  李振洋连忙跑过去,将伤痕累累的小孩紧紧抱进怀里。
  
  12
  
  两国联合拯救王子行动就这样以失败告终。
  
  王子亲自将军队送到了山脚下,给他们指了条近道让他们回家。将领临走之前依旧不放弃自己的使命,再三劝说王子跟他们一起离开,这时候山顶上传来一声低低的怒吼,王子连忙摆手,催促他们赶快启程。
  
  李英超觉得自己打赢了一场胜仗,成功地将李振洋留在了自己身边,虽然受了不少伤,但是这都是一条有勇气有担当的新时代好恶龙的勋章。
  
  可是还没等他得意多久,山上就又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这一次,是国王亲自到来了。
  
  国王与王后,李振洋与李英超分别坐在石桌的两边,互相打量着对方,始终没有谁打破沉默,就在李振洋想要跳出来肩负起缓和气氛的重任时,国王抬起手臂,向身后的守卫打了一个手势,守卫们便抬着三个重重的箱子过来了,国王将这些箱子一一打开,里面全是黄灿灿的金币。
  
  国王冲着李英超十分酷炫狂霸拽地笑了笑,一张口就是标准的霸道总裁他老爹的台词:“这些钱你拿着,离开我儿子。”
  
  李英超撑着下巴想了想,起身走到山洞深处,将角落里堆叠着的十几个箱子踹了出来,也学着国王的样子一一打开,露出了沉甸甸的金币和数不尽的奇珍异宝。
  
  “这些钱你拿着,离开我男朋友。”
  
  国王和王后瞬间僵硬在了原地。李振洋凑过去,在国王的耳边小声说道:“我刚来的时候也不懂行情,他们这些龙都超有钱的。”
  
  最终在儿子和财富当中,国王选择了后者。
  
  望着国王浩浩荡荡离开的队伍,李振洋的心情十分复杂。
  
  爸,你真的不打算再争取一下了吗?
  
  13
  
  故事到这里即将走向结尾。
  
  这个童话里的公主只是一个被黑心编剧删光了镜头的群众演员。恶龙一点也不凶残可怖,他爱撒娇爱吃糖,迷糊到连恶龙合格证书都还没有拿到手。王子一点也不骁勇善战,他又懒又馋,能不动弹就不动弹。
  
  更糟糕的是王子爱上了恶龙。
  
  他们正准备拿着数不尽的奇珍异宝去想看看这个世界。

       可是这依然是一个童话故事。
  
  因为,他们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这是童话故事的标准结局。
  
  end

评论

热度(2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