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iel

Call me 囍囍(咔咔也阔以的)
幼儿园文笔
and大爱薛晓
cp长得俊,洋灵

【薛晓】降灾的独白

    我是降灾。我的主人是一个十足的恶人。
他嗜甜如命,英俊讨喜,笑起来露出一对虎牙;但又随心所欲,不计后果,手段恶毒。

    初遇主人的那一刻,我就发现,主人的左手只有四指。那时起我便知道,主人定是受过极多伤害。我无言,只知要极力保护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

    后来,主人在市井之中摸爬滚打,倒也学得了不少,炼制活尸,复原阴虎符,成了人人惧怕的夔州一霸。我知主人心系旧仇,便随他灭常家满门,连那看门的狗都没有放过。

    灭门之后,主人便被一个名为晓星尘的道长横跨三省捉住,并带至金麟台审判。那道长也真是无知,竟不知主人曾是兰陵金氏的客卿。而主人自是受到金家庇护,大难不死。

    本以为主人与那道长的缘分已尽,哪知受伤后又落入他手中。道长果然是道长,即便是双眼皆盲,却仍扶世救灾,不仅帮了个小瞎子,连昔日的仇人都为他疗伤(虽然道长看不见啦)。可是,主人却似是有些开心,伤好之后也没有要离开的迹象。

    我以为主人要将那道长折磨致死,可在义城呆了些时日,也未见主人有所行动,倒是天天同那道长说笑,陪他去买菜,还常常盯着道长的脸看,日子过得,说他们是小两口都不为过。

    前些日子,村头几个懒汉嘲笑他们三人两人眼瞎,一人腿瘸。那时,主人的眼中流露出那久违的杀气,连我的剑身都蠢蠢欲动。主人行动了,他主动要同晓星尘去夜猎,那可怜巴巴哀求的样子,竟连我都差点信了几分,更别谈那个有求必应的道长了。

    主人将辱骂三人的人和同村所有村民割舌撒上尸毒,道长的霜华可指引尸气,便将村民当做走尸除去,而主人站在一旁,为道长助威,嗤笑着,两颗虎牙便露了出来。我的剑柄顿感一阵恶寒,主人的心思,还真是琢磨不透啊。

    如果那个名为宋子琛的道长没有出现,如果他没有识破主人,一切也许不会改变。主人的糖,主人的兔子苹果,主人暗藏杀机的夜猎,还有主人心上的那个人……主人定是恨宋子琛的,恨他多管闲事,恨他的那双眼睛……那本是晓星尘的。所以主人借晓星尘之手杀死宋子琛,将他制成凶尸。

    道长疯了。在得知自己做过的事后,他疯了。他的白绫染满鲜血,淌过脸颊,留下恐怖的印痕。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道长语无伦次地说着。

    主人的脸上露出极其疯狂的表情,他似乎没有察觉到道长的痛苦不堪,只是对着他破口大骂,仿佛把内心深处所有的伤痛都归结到道长身上。我从未见过主人将自己的感情这般流露。

    道长彻底崩溃了。他提起霜华,手起剑落,鲜血直流,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主人的笑声瞬间凝固。

    主人好像哭了。他的眼眶微微泛红,眼睛里爬满密密麻麻的血丝。

    主人好像疯了。他又哭又笑,忙活了一天才发现那人的魂魄早已成了碎片。

    “晓星尘。”

    “你再不起来,我要让你的好朋友宋岚去杀人了。”

    “晓星尘!”

    “锁灵囊,锁灵囊,对了,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锁灵囊……”

    主人……

    后来,主人守了锁灵囊八年,也等了晓星尘八年。他绑上白绫,遮住自己的双眸,扮演晓星尘八年。他在等一个叫魏无羡的人,等他缝补晓星尘的魂魄。

    可主人等到的,是自己的死亡。是我不力,未能守护这个曾经天真的少年。

    临死前,主人狠狠地握紧拳头,但我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这是他给我的最后一颗糖,先……留着吧。”

    主人的左手被避尘劈下,那左手竟握得比右手执剑还紧。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哐当落地。

    主人……

    主人……

    恍惚之间,我看见主人的身影,两颗虎牙一闪一闪,大概是在笑吧。

    我是降灾。我的主人是一个恶人。

    我的主人是一个痴人。

―――――――――――――――――

   

   

   

   
   
   

评论(1)

热度(47)